<dl id="xahif"><font id="xahif"></font></dl>

        1. <output id="xahif"><ins id="xahif"></ins></output><dl id="xahif"><font id="xahif"><nobr id="xahif"></nobr></font></dl>

          《说 客》


          来源:艺海?剧本创作

          人参与 评论

           《说客》

          (《艺海》杂志提供)

            


          剧作家简介

            


          徐 瑛

          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戏文?#24403;?#21095;专业,1991年至今在中国歌剧舞剧院担任专职编剧,曾于1996年至1998年以访问学者的身份赴美交流,并应美国洛杉矶大学世界文化艺术系的邀请担任该系客座教授,讲授中国传统戏曲创作。其戏剧作品曾在中国大?#20581;⑴分蕖?#32654;国、日本等国家以及香港等地区的剧院和国际性艺术节上演出,为当今颇受国际戏剧界关注的中国剧作家。

          代表作品:歌剧《胡笳十八拍》(美籍华裔著名作曲家林品晶作曲)、《茶》(谭盾作曲)、《诗人李白》(与廖端丽合作,郭文景作曲)、京剧连台本?#35835;?#21319;三级》、话剧《刺客》、《说客?#36820;取?/p>

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时间: 春秋末年

          地点: 鲁国 齐国 吴国 越国

          人物:

          子 贡——孔子弟子,出场时四十多岁。

          子 路——孔子弟子,出场时五十多岁。

          孔 子——出场时六十多岁。

          颜 回——孔子弟子,出场时三十多岁。

          公冶长——孔子弟子,出场时三十多岁。

          田 常——齐国丞相,出场时五十多岁。

          夫 差——吴国国王,出场时四十多岁。

          勾 践——越国国王,出场时五十多岁。

          伍子胥——吴国丞相,出场时六十多岁。

          伯 嚭——吴国太宰,出场时六十多岁。

          范 蠡——越国大臣,出场时四十多岁。

          西 施——越国美女,出场时二十多岁。

          术 士——四十多岁。

          狂 士——三十多岁。

          虎贲甲——二十多岁,守卫吴宫的卫士。

          虎贲乙——二十多岁,守卫吴宫的卫士。

          齐国士兵、吴国士兵、越国士兵

          序 幕

          [孔子墓前,墓?#26434;?#19968;茅草屋,为子贡守墓的居所。

          [子贡打扫坟台擦拭?#36129;?#24685;敬地上香。

          子 贡 ?#19994;?#32769;师孔子去世已经整整六年了,门下的三千弟子早已各?#32423;?#35199;,唯有我还在这里守着。我守着老师的陵墓,不是为了给世人树立一个孝子贤孙的楷模,而是因为除了在这里与老师做伴,我实在不知道应该去哪里。老师去世的时候我不在他身边,听公冶长说,老师?#33267;?#20043;际一直在叫?#19994;?#21517;字,叫一声,叹一气。每每想起这一情景,我就不禁百感交集悲从中?#30784;?#32769;师最?#19981;?#30340;弟子是子路,最赏识的弟子是颜回,最偏爱的弟子是公冶长,而最器重的弟子则应该是我,端?#25964;停?#23376;贡,否则他也?#25442;嵐颜?#25937;鲁国的重任托付给我。我没有辜负老师的重托,我创造了一个奇迹,成为了鲁国的救星,一个被人争相传颂的英雄。我确实?#39057;?#19978;是一个传奇的人物,此生所经历的一切?#38469;?#20182;人不能想象的。我曾经与各?#20998;?#20399;分庭抗礼,在生意场中如鱼得水,赚钱就如同探囊取物?#35805;?#23481;易。如果不是生逢乱世,?#19994;?#29983;意绝对可以做得更大,赚钱赚到富可敌国。对一些人来说,生逢乱世是生不逢时,对另一些人来说?#35789;?#24212;运而生,而对我来说则是二者兼而有之。乱世出英雄,乱世也出大混蛋,我就是个大混蛋。老师死了,子路死了,颜回死了,混蛋长寿,所以我还活着。?#31227;?#20511;混蛋的智慧拯救了鲁国,却让天下的生灵?#20197;?#28034;炭。如此这般一个人物,如此这般一番作为,真不知道后人会如何评价。老师交给?#19994;?#20219;务是让鲁国免遭战乱之苦,这个任务我完成得很好,直到今日国人都在安享我给他们带来的?#25512;健?#20294;与此同时,?#19994;?#25152;作所为也导致了天下大乱,给天下的苍生带来了一场大灾难。?#19994;?#32769;师孔子不知如何定论?#19994;?#20316;为,所以他只能叹气。他在?#33267;?#20043;际的叹气,除了遗憾仁政的理想不能实现,无疑还有对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茫然。?#20057;?#24456;迷惑,目标是崇高?#27169;?#36807;程是完美?#27169;?#40065;国得救的结果也是众所期待?#27169;?#28982;而天下大乱却不是?#19994;?#26412;意,也实实在在地违背了老师的初衷。?#31227;?#23454;意识到了很可能会是这样一个结果,但意识到了又能怎么样呢?在一个物欲横流、礼崩乐坏、见利忘义、道德沦丧的时代,想要做?#35762;凰?#20154;又利?#28023;?#23436;全是一厢情愿的异想天开。为了拯?#20219;业?#31062;国,?#20918;?#26080;选择。既然游戏已经开?#36857;?#23601;只能不择手段硬着头皮将这场游戏进行到底。在利益的驱动下,一个个原本不相干的局外人被卷了进来,他?#20999;?#22859;地盘算着自己的利益,热血沸腾地投入到一场疯狂的杀戮游?#20998;小?#33073;缰的野马拉着隆隆的战车开始狂奔,?#23601;?#39134;扬,遮天蔽日,摧枯拉朽,势不可挡,任何想要阻止这场游戏继续下去的努力?#38469;?#33258;不量力的徒劳。大势所趋,逝者如斯,谁?#21442;?#21147;回天。游戏玩到这个地步,委实是有点被我玩大了。

          [音乐进入,转场六年前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第一幕

          第一场

          [鲁国孔府。

          [幕后人声鼎沸:“齐国人兵临城下啦!齐国人兵临城下啦!”

          [腰佩?#25506;!?#27494;?#30475;?#25198;的子路跟随儒生装束的颜回和公冶长匆匆上。

          子 路 齐国凭什么要来进攻我们鲁国?

          公冶长 凭它的?#30475;蟆?/p>

          子 路 总得有个理由吧?

          公冶长 没有理由,也没有借口。

          子 路 师出无名啊!

          颜 回 是,师出无名。

          子 路 那它?#25442;?#26377;好结果。老师说了,名不正则言?#20976;常?#35328;?#20976;?#21017;事不

          成,事不成则礼乐不兴,礼乐不兴……

          颜 回 齐国不是礼乐之邦,所以才会兴师来?#28014;?/p>

          子 路 那就跟他们打,我们鲁国也有军队。

          颜 回 鲁国的军队不堪?#25442;鰨?#26681;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。

          子 路 还没交战怎么知道?当年曹刿后发制人以弱胜强……

          颜 回 曹刿在哪里?

          子 路 曹刿死了。

          颜 回 曹刿死了,我们鲁国现在没有曹刿了。

          子 路 你不要长他?#35828;?#24535;气灭自己的威风。老师说了,三军可以夺帅,

          匹夫不可夺志!

          颜 回 你就会背老师的语录。

          子 路 难道老师说得不对吗?

          公冶长 老师当然说得很对,但是——

          子 路 你别但是,你的但是就是卑躬屈膝地去跟人家求和。

          公冶长 求和有什么不好吗?和为贵。就怕你想求和人家还不干呢!

          子 路 打又打?#36824;?#27714;和人家可能还不干,那照你的意?#36857;?#23601;只能?#20146;?/p>

          ?#28304;?#27609;了。

          [孔子上。

          孔 子 当然不能坐?#28304;小?/p>

          三 人 老师——

          孔 子 鲁国是我们的国家,我们的父?#20184;?#38271;眠在这片土地上,作为鲁国的子民,我们必须捍卫我们的国土不被侵?#28014;?/p>

          公冶长 捍卫国土,也是捍卫尊严。

          子 路 拿什么去捍卫呢?要钱我没有,要命我有一条。

          孔 子 我知道你不惜命,大丈夫为国捐躯,也是死得其所。

          子 路 这么说,国君是要不惜一切代价跟齐国人决?#20976;?#25112;了?

          孔 子 国君希望有人能去说服齐国人退兵。

          子 路 哦!

          孔 子 但是大臣们都沉默不语。

          子 路 那就让我去吧。

          孔 子 你去?你的脾气,说不了三句话就会跟人动手,你去是送死。

          子 路 老师也太小看子路了。子?#36820;?#20462;养何至于那么差?好像?#39029;?#20102;打架别的什么都?#25442;帷?/p>

          孔 子 那你告诉我,你去打算怎么说。

          子 路 自当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。

          孔 子 齐国人若知情达理,也就?#25442;?#20853;临我们鲁国的城下了。

          子 路 嗯……

          颜 回 如果老师信赖学生,就让颜回去吧。

          孔 子 你为人厚道,太书生气。

          子 路 厚道也是缺点?

          孔 子 厚道当然是优秀的?#36820;攏?#20294;跟不可理喻的?#24247;?#25171;交道,厚道却不是锐利的武器。

          子 路 嗯……

          公冶长 老师觉得我去怎么样?

          孔 子 你为人木讷,不善?#28304;恰?/p>

          子 路 老师您不是说君子讷言敏?#23567;?#23567;人巧言令色么?

          孔 子 巧言令色不等于反应机敏能言善辩,明白吗?

          子 路 嗯——要说反应机敏能言善辩,那就只有子贡了。

          孔 子 子贡呢?他在哪里?

          子 路 八成在棺材铺。

          孔 子 他去棺材铺干吗?

          子 路 这不是可能要跟齐国人打仗了吗?#30475;蛘叹?#20250;死人,死人就得买棺材。像子贡那么精明的商人,还能错过这么好的发财机会?

          孔 子 你不要这样说人家,子贡是君子,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

          子 路 何谓君子?老师您说过:君子喻于义,小人喻于利。子贡经商,贱买贵卖,囤积居奇,唯利是图,哪是君子所为?

          孔 子 他真的在棺材铺?

          子 路 ?#33402;?#20040;猜测。

          孔 子 这就是你的大不该。怎么能凭空臆断呢?

          子 路 老师干吗?#25442;?#20182;?就因为当年周游列国是他出的钱吗?

          孔 子 野人!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!

          子 路 吃?#35828;?#22068;软,拿?#35828;?#25163;短,这话真是说得不错啊!

          公冶长 子路!有你这么跟老师说话的吗?你都过了知天命的年龄了,怎么还跟个孩子?#39057;?#19981;懂规矩?

          颜 回 他就是孩子,怎么想的就怎么说,童言无忌。

          子 路 你不要说话。你从来就知道顺着别?#35828;?#24847;思说,所以讨人?#19981;丁?/p>

          孔 子 子路!

          子 路 不是这样吗?老师您那么?#19981;端?#19981;就是因为他乖巧听话吗?这也很正常,人嘛,谁不?#19981;?#34987;别人阿谀奉承呢?老师您别介意,我只是这么泛泛地一说,您?#24615;?#25913;之,无则?#29992;恪?/p>

          孔 子 子路啊子路,你让我说你什么好?

          子 路 您怎么想的就怎么说,您也童言无忌好了。

          孔 子 你跟随?#33402;?#20040;多年,脾性至今也不见有丝毫的改变。

          子 路 老师您说过,改了就不是子路了。

          孔 子 ?#21069;。?#25913;了就不是子路了。你能去帮我把子贡找来吗?

          子 路 老师真打算让子贡去充当说客?

          孔 子 子贡能言善辩见多识广——

          子 路 而且还很?#26143;?#32769;师?#25442;?#26159;想要他花钱去贿赂齐国人吧?

          孔 子 野人!简直是——朽木不可雕也!粪?#26519;讲?#21487;圬也!

          [衣冠楚楚的子贡匆匆上。

          子 贡 齐国丞相田常率领军队已经兵临城下了。

          公冶长 正在说要你去充当说客让齐国人退兵呢!

          子 贡 哦?

          颜 回 是老师的意思。

          孔 子 你经常往来齐鲁之间,在齐国交友甚广,与齐国丞相田常也打过

          交道,我思来想去,我们鲁国恐怕再也没有比你更适?#31995;?#20154;了。

          子 贡 嗯——

          孔 子 你在犹豫什么?

          子 贡 国难当头,自当挺身而出,只是弟子不才,虽有报国之?#27169;?#23601;怕

          辜负众望。

          孔 子 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,你就尽其人意听其天意吧。

          子 贡 弟子?#26412;?#21147;而为。

          孔 子 自古弱国无外交,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。但鲁国虽弱,?#35789;?#28909;爱?#25512;?#30340;礼仪之邦,与强国打交道,当做?#35762;?#21329;不?#28023;?#26377;礼有节,仁义?#20999;牛?#20197;?#36335;?#20154;。士不可以不弘毅,你任重道远啊!

          子 贡 老师教诲,弟子谨记在?#27169;?#21482;是——

          孔 子 只是什么?

          子 贡 弟子一时也没想好,只能?#20146;?#19968;步看一?#20581;?/p>

          孔 子 你懂得变通,这是我让你去的一个重要理由。拯救鲁国的重任全

          ?#25216;?#25176;在你的身上了,希望你不辱君命。

          子 贡 弟子明白。

          孔 子 此去齐国军中,吉凶祸福难?#24076;?#20320;且随机应变,见机行事。

          子 贡 老师放?#27169;?#24351;子心里有数。

          孔 子 嗯!公冶长,去打几坛好?#35780;矗乙?#20146;自为子贡?#25215;小?/p>

          [激越的音乐进入,起合唱。

          合 唱 子贡出马,

          保国卫家。

          游说四?#21073;?/p>

          ?#30002;?#22825;涯。

          巧舌如簧,

          敌得上千军万马;

          因?#35780;迹?/p>

          ?#24863;?#38388;搅乱天下!

          尔虞?#33402;?/p>

          尔虞?#33402;?/p>

          凭借着三寸之舌说闲话,

          竟换来血流成河泪飞花!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第二场

          [齐鲁边?#22330;?/p>

          [子贡上,子路跟上。

          子 贡 前面就是齐军大营,师兄请回吧。

          子 路 ?#20057;?#36319;你去。

          子 贡 你跟我去干吗?

          子 路 我想跟你学?#21834;?/p>

          子 贡 跟我学习?

          子 路 是的。

          子 贡 学什么?

          子 路 看你怎样说服齐国人退兵。

          子 贡 哦。

          子 路 我以为可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,但老师说齐国人若知情达理就?#25442;?#20853;临我们鲁国的城下,我想来想去,越想越没主意,换了要我去,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        子 贡 你说的并没错。

          子 路 那老师说得不对?

          子 贡 老师说的也没错。

          子 路 这我就不明白了。

          子 贡 道理是一定要讲?#27169;?#23601;看你讲什么样的道理,怎么讲。

          子 路 你打算讲什么?怎么讲?

          子 贡 我在琢磨田常发兵的动机。

          子 路 哦?

          子 贡 战争总是跟利益联系在一起?#27169;?#21482;有疯子才会没来由地发动一场战争。田常不是疯子,骤然来犯,定然有其现实的?#24247;摹?#33509;搞清楚了他想要什么,让他退兵就有了八成把握。

          子 路 嗯,说得有理。那你觉得他的?#24247;?#26159;什么?

          子 贡 田常官居相位,心高气傲野心勃勃,久有觊觎王位之心。然齐国的高氏、国氏、鲍氏、晏氏四大?#32423;?#24456;有势力,田常纵然位高权重,?#28304;?#20063;不免心存忌惮——师兄,你我就此别过吧。

          子 路 你带上我,也让?#39029;?#38271;见识。

          [一队齐国士兵在队长的率领下吼叫着冲上,将子贡与子路团团围住。

          [子路拔剑出?#35270;?#20043;形成对峙。

          队 长 干什么?#27169;?/p>

          子 贡 烦请跟你们丞相禀报一声,就说有一个叫端?#25964;?#30340;老朋友求见。

          队 长 你就是端?#25964;停?/p>

          子 贡 听说过?

          队 长 久闻大名,如雷贯耳,都说你富可敌国。

          子 贡 纯属谣传,如何信得?(塞钱与队长)有劳了。

          队 长 候着。(下)

          子 路 你这?#20999;?#36159;啊!

          子 贡 这叫通关节。

          子 路 你这么做,只能助长人性的贪婪。老师说过——

          子 贡 老师说过,别人要什么你就给他什么好了。

          子 路 老师什?#35789;?#20505;说?#27169;?/p>

          子 贡 你不在的时候说的。

          子 路 哦?

          [士兵簇拥田常上。

          田 常 子贡先生!

          子 贡 丞相大人。

          田 常 别来无恙乎?

          子 贡 能吃能喝能睡。

          田 常 看来你的买卖是越做越兴隆了啊!

          子 贡 托您的福,还过得去。

          田 常 你是来兴师?#39318;?#30340;还是来跟我做买卖?#27169;?/p>

          子 贡 丞相劳师远征大驾光临,在下有失?#38431;?#36947;?#20184;?#26469;不及,岂敢问

          罪?至于买卖嘛,那倒是可以谈一?#28014;?/p>

          田 常 哦?

          子 贡 我是生意人,你也是生意人,只是各有侧重而已。你要的是权,?#20057;?#30340;是钱,但权也好,钱也罢,讲的?#38469;?#19968;个利,所谓唯利是图,赔本的买卖绝对不能做。

          田 常 那?#20146;?#28982;。

          子 贡 可是你发兵来打鲁国,?#35789;?#22312;做一桩赔本的买卖。

          田 常 此话怎讲?

          子 贡 因为鲁国不好打。

          田 常 哦?

          子 贡 你看,我们鲁国的城墙?#30452;∮职?#25252;城河?#26234;?#21448;窄,国君昏庸,大臣无能,百姓胆小,士兵厌战,这样的国家怎么能跟它打仗?你要打就应该去打吴国。

          田 常 去打吴国?

          子 贡 吴国的城墙又高又厚,护城河又宽又深,国家粮草充足,士兵骁勇善战,这样的国家才容易打。

          田 常 你在跟我开玩笑?

          子 贡 我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?

          田 常 你所谓的不好打,在我看来轻而易举就能拿下,你所谓的容易打,反倒是不好对付的——

          子 贡 这就对了。有句话你没听说过吗?有内忧则找厉害的打,有外患则挑弱小的攻。你是聪明人,怎么连这都没想明白?

          田 常 嗯——你说。

          子 贡 你是齐国的重臣,齐国能有今日之?#30475;螅?#20840;仗了你的功劳。然而我听说你三次请求国君封赏却都遭到了拒绝,原因何在?因为有别的大臣反对。你想?#25239;?#21344;鲁国?#35789;?#31435;你的威信,想借扩张疆土来巩固你的权威,但你想过这么做的后果没有?

          田 常 你接着说。

          子 贡 一旦你攻下鲁国,功高?#20405;鰨?#22269;君势必对你?#24149;?#25106;?#31119;?#20174;此对你敬而远之,而大臣们则认为你拿下一个羸弱的鲁国根本?#20976;?#20160;么本事,非但对你不以为然,而且还免不了要在暗中与你作对。国君疏远你,群?#25216;?#22930;你,如此一来,危机四伏,你岂不是身置险境了?

          田 常 你再接着说。

          子 贡 如果你去打吴国,情况就会完全不一样。

          田 常 吴国很?#30475;螅?#21152;上有个老谋深算的伍子胥,实在没有战而胜之的把握。

          子 贡 打?#36824;?#25165;好。

          田 常 好在哪里?

          子 贡 如果战事?#36234;簦?#26397;野势必?#21482;牛?#20320;是齐国军队的统帅,能否打败吴国就全仰仗你了,连国君都得对你唯命是从,谁还敢不服从你?#24247;?#20102;那个时候,整个齐国岂不尽在你的掌握之中了么?

          田 常 嗯——你说的不无道理。

          子 贡 我跟你说这些,首先当然是为了保全?#19994;?#22269;家,这是不言而喻的。但与此同时,?#20057;?#26159;真心地替您着想,替?#19994;?#20080;卖着想,所谓与人方便,与己方便。你的地?#36824;?#22266;了,?#19994;?#20080;卖也好做,?#19994;?#20080;卖做大了,还能少得了你的好处?如此互利互惠的事情,何乐而不为呢?

          田 常 委实是一笔双赢的买卖。只是?#20057;?#20853;临鲁国城下,弃鲁不打,转而伐吴,实在没有理由,上上下下都不好交代啊!

          子 贡 你不需要理由,只需按兵不动。

          田 常 按兵不动?

          子 贡 按兵不动,我去吴国,让吴国来打你。

          田 常 让吴国来打我?

          子 贡 让吴国来打你。

          田 常 你能让吴国来打我?

          子 贡 ?#19968;?#32473;它一个打你的充分理由。

          田 常 什么理由?

          子 贡 吴王夫差?#24149;?#31216;霸中原的野?#27169;?#19968;直苦于没有东征西伐的借口,现在齐国恃强凌弱攻伐鲁国,我去求他出兵救鲁伐齐伸张正义,有这么好的一个借口,他不来才怪。

          田 常 嗯——既然你说得这么肯定,那就照你说的办。我放弃攻打鲁国,冒险迎战吴国,给了你足够大的面子,你打算怎么谢我?

          子 贡 我可以跟你做两笔大买卖。

          田 常 什么买卖?

          子 贡 鲁国弱小,逢战必败,人死得多了,棺材也就做得好。丞相与吴国开战,难免会死人,棺材势必紧?#21361;?#25105;可以按低于市场价卖给你一批。

          田 常 嗯——你说另一?#20107;?#21334;。

          子 贡 鲁国逢战皆被动防御,故盾牌做得一流,世间的任何长矛都难?#28304;?#31359;。我可以批发棺材的方式卖给你一万张盾牌,丞相与吴国开战,就不必担心吴国的矛尖了。

          田 常 君子一言。

          子 贡 驷马难追。

          田 常 好!那就这么说定了。我送你一辆马车,你现在就上路去吴国吧。

          子 贡 多谢大人赏赐。

          田 常 你要知道,我不能等太?#33579;?#22914;果一个月内吴国没有发兵,那?#20057;?#21482;好把鲁国灭了。

          子 贡 明白。

          [士兵簇拥田常下。

          子 路 你说要去吴国,是缓兵之计还是真的要去?

          子 贡 是急中生智的权宜之策。但吴国是必要去了。

          子 路 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胡乱答应,老师说了,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, 先行其言而后从之,你真有把握说服吴王发兵吗?

          子 贡 吴王好大喜功,说服他应该不难。

          子 路 嗯——可是?#20197;?#20040;觉得这事有点不妥?

          子 贡 有何不妥?

          子 路 老师说了,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,你这不是嫁祸于人么?

          子 贡 为了拯救鲁国,我只能这么做。

          子 路 可是——

          子 贡 可是什么?

          子 路 我有点晕菜,一时还?#25442;?#36807;味?#30784;?/p>

          子 贡 那你回去慢慢想吧。

          子 路 我?#25442;?#21435;,?#20057;?#36319;你一起去吴国。

          子 贡 跟我去干吗?

          子 路 我给你赶车。当年老师周游列国,一?#20998;?#19978;?#38469;?#25105;赶车。不是我吹牛,我敢说鲁国再没有?#20219;?#36214;车?#31995;?#22909;的了。

          子 贡 我不需要车夫。

          子 路 那我给你当护卫。此去吴国路途遥远,这兵荒马?#19994;摹?/p>

          子 贡 你不用替?#19994;?#24515;。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,什?#35789;?#24773;没经历过?

          子 路 你别这么自以为是。俗话说,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

          子 贡 咒我是不是?

          子 路 ?#20057;?#29255;好?#27169;?#20320;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啊!

          子 贡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,心中感激不尽。

          子 路 你感激个屁!你分明是?#28216;?#27809;?#34892;?#20859;,怕我跟?#25293;?#32473;你丢人。

          子 贡 哪有的事情?

          子 路 那你为什么不肯带上我?

          子 贡 你为什么一定要跟着我?

          子 路 老师说了,三人行必有我师。你见多识广,我孤陋寡闻,我想跟

          你学?#21834;?/p>

          子 贡 你一定要跟我去,?#19994;?#36319;你约法三?#38534;?

          子 路 你说。

          子 贡 第一,人前不许说话。

          子 路 这个容易,我?#25226;?#24052;就是。

          子 贡 第二,不许与人斗?#38534;?/p>

          子 路 后退一?#25945;?#22320;宽,这个道理我懂。

          子 贡 第三,不许多管闲事。

          子 路 若路见不平呢?

          子 贡 那也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          子 路 嗯——就照你说的做好了。

          子 贡 你且重复一遍。

          子 路 人前不许说话,不许与人斗勇,不许多管闲事。你放?#27169;?#26082;然我

          已答应了你,就一定能做?#20581;?#32769;师说了,君子言必信,行必果……

          子 贡 ?#20197;?#32473;你加一条,你能做到就带上你。

          子 路 你说。

          子 贡 不许有事没事把老师的话挂在嘴巴,张嘴闭嘴跟?#20918;?#35829;老师的语

          录。

          子 路 嗯——

          子 贡 嗯什么?

          子 路 老师的话没有道理吗?

          子 贡 老师的话,每一句都有道理。但从你嘴里说出来,就是照本宣科

          食古?#25442;?/p>

          子 路 没太明白。

          子 贡 那你路上慢慢琢磨吧。

          子 路 路上慢慢琢磨?

          子 贡 你不是要跟?#20057;?#36215;去吴国吗?去把田常送的马车赶来,我们现在

          ?#32479;?#21457;。

          子 路 你等着!(兴奋地跑下)

          子 贡 燃眉之急暂时得到了缓解,现在得马不停蹄地赶去吴国。老实说,我心里对能否见到吴王都没有一点底,更别提说服他发兵了。但事到如今势如骑虎,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。我只有一个月的时间,而?#19994;?#22269;家根本没有做好战争的?#24613;浮?#22914;果我不能完成使命,鲁国势必陷入灾难的深渊。

          [幕后传来子?#36820;?#21564;声:“驾!”与一声清脆的马鞭声:“啪!”

          子 贡 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不知道等待我和鲁国的将是怎样的

          命运,此时此刻,我所知道的只是?#20918;?#39035;马上出发。子路已经套好了马车,?#19994;?#36825;位天真率性、嫉恶如仇、经常闯祸、?#19981;?#32972;诵老师语录的师兄将与我同?#23567;?/p>

          [音乐起,转场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第二幕

          第一场

          [吴国王宫。

          [音乐声中,西施载歌载舞,夫差端坐中央饮酒观赏,伯嚭站立一旁。

          西 施 (唱) 蒹葭苍苍,

          白露为霜。

          所谓伊人,

          在水一?#20581;?/p>

          溯洄从之,

          道阻?#39029;ぁ?/p>

          溯游从之,

          宛在水中央。

          蒹葭萋萋,

          白?#27573;?#26206;。

          所谓伊人,

          在水之湄。

          溯洄从之,

          道阻且?#36965;?/p>

          溯游从之,

          宛在水中坻。

          蒹葭采采,

          白?#27573;?#24050;。

          所谓伊人,

          在水之涘。

          溯洄从之,

          道阻且右。

          溯游从之,

          宛在水中沚。

          [一曲终了,夫差为之击节,伯嚭跟着鼓掌。

          伯 嚭 夫人且歌且舞,声情并茂,果然绝色绝艺,天下无双。

          西 施 太宰言过其实了。

          夫 差 美人不必过谦,太宰所言恰如其是,孤王心中亦有同?#23567;?#26469;来来,

          与孤王?#24808;?#27492;?#20303;?

          西 施 西施不胜酒力,?#20081;?#37257;的。

          夫 差 美人醉时,魅力四射,醉了才更加的好?#30784;?/p>

          西 施 醉了丑态百出,?#32479;?#19968;个鬼了。

          夫 差 哈哈!那便与孤王一同做个风流鬼!

          [夫差搂西施饮酒,伍子胥匆匆上。

          伍子胥 大王——

          夫 差 伍相国匆匆而来,不知所为何事?

          伍子胥 大王听说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故事了吗?

          夫 差 什么意?#36857;?/p>

          伍子胥 勾践为大王所败,归国后即以柴薪为床,饭前必先舌尝苦胆,足见其念念不忘报仇雪耻。

          夫 差 道听途说吧?

          伍子胥 确有其事,并?#19988;?#20256;。

          伯 嚭 勾践?#28304;?#29579;心悦?#25103;?#24544;?#22675;?#32831;,当初大王偶感风寒,他尝粪问疾,

          你不也亲眼目睹了吗?

          伍子胥 为了博得大王的信赖与欢?#27169;?#31455;然能咽下恶臭的粪便,这样的人

          岂不可怕?

          夫 差 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?

          伍子胥 勾践厉兵秣马图谋?#36824;歟?#22823;王不得不防。

          伯 嚭 你说他厉兵秣马,是你亲眼所见?

          伍子胥 从越国来的人都在传言。

          伯 嚭 说来说去,还是道听途说啊!

          伍子胥 伯?#28023;?#20320;为什么总是偏袒吴国的敌人?

          伯 嚭 伍相国,这话从何说起?

          伍子胥 勾践磨刀霍霍,你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,到?#36164;?#20309;居?#27169;?/p>

          西 施 吴越两国早已化敌为友,相国?#21442;?#20813;杞人忧天了吧?

          伍子胥 我们君臣商议国事,轮不到你说话。

          夫 差 伍子胥!

          伍子胥 大王见?#38534;?/p>

          夫 差 你到底想要干吗?

          伍子胥 大王,?#24433;?#24605;危?#25293;?#38271;治久安,这是匹夫都明白的道理。当年对

          勾践网开一面,无异于放虎归?#20581;?#20170;日之越国俨然已成尾大不掉之势,大王若坐视?#36824;?#20219;其壮大,臣敢断言,勾践迟早会发动?#38383;?#20043;?#20581;?/p>

          夫 差 嗯——相国所言,太宰怎么看?

          伯 嚭 伍相国心存忧患之意识,只是有点太过危?#36816;?#21548;了。

          伍子胥 危?#36816;?#21548;亦胜过麻木不仁。

          夫 差 相国的意?#38469;?#35201;我举兵伐越?

          伍子胥 要想立于?#35805;?#20043;地,必须?#30830;?#21046;人,一举消除隐患。

          夫 差 相国容我三思。

          伍子胥 大王不要忘了勾践与你有杀父之仇,你二人?#36824;?#25140;天。

          夫 差 容我三思。

          [夫差挥手,伍子胥与伯?#21644;?#19979;。

          西 施 大王真打算举兵伐越?

          夫 差 伍相国所言并非没有道理。

          西 施 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?

          夫 差 此话怎讲?

          西 施 既然大王以为伍子胥言之有理,当年就应该杀了勾践,也免得今日兴师动众劳民伤财。

          夫 差 亡羊补?#25105;?#19981;晚吧?

          西 施 越国早已俯首称臣,?#25512;?#36947;听途说的传言便对一个臣服的属国用

          兵,大王就不怕招来天下?#35828;姆且椋?/p>

          夫 差 这个嘛——

          西 施 伍子胥依仗辅佐先王有功,倚老卖老,总是用教训的口吻跟大王

          说话,俨?#20976;?#25165;是?#36824;?#20043;君,也太?#24278;?#24524;惮了。

          夫 差 念其一片忠?#27169;?#36825;个就不跟他计较了吧。

          西 施 大王不是不跟他计?#24076;?#22823;王是不敢跟他计较。

          夫 差 你说我怕他?

          西 施 如果不是怕他,?#34935;?#20040;会对他言听计从?

          夫 差 我对他言听计从吗?

          西 施 伍子胥天性好战,总是在不停地?#32610;业?#25163;,找不到就树立一个,

          今日是楚国,明日是越国,这么些年下来,打了那么多的仗,哪一仗不是他提议你点头?#30475;?#29579;明知勾践忠心臣服,?#28304;?#29579;特赦之恩深怀感激之情,伍子胥说一句要打,大王就打算发兵,身为?#36824;?#20043;君,大王什?#35789;?#20505;?#25293;?#26377;自己的主见呢?

          夫 差 ?#19968;?#35753;你看到?#19994;?#20027;见的。

          西 施 大王志在天下,就得要有一言九鼎独断专行的霸气。

          夫 差 我现在就让你领教孤王的霸气!

          [夫差搂西施入?#22330;?/p>

          [切光,黑暗中传来西施撩?#35828;?#21627;吟声。

          [责任编辑:高翔宇]

          标签:子贡 说客 话剧剧本

          人参与 评论

          频道推荐

          404 Not Found

          404 Not Found


          nginx/1.10.0 (Ubuntu)
          北京pk10软件挂机
          <dl id="xahif"><font id="xahif"></font></dl>

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xahif"><ins id="xahif"></ins></output><dl id="xahif"><font id="xahif"><nobr id="xahif"></nobr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xahif"><font id="xahif"></font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xahif"><ins id="xahif"></ins></output><dl id="xahif"><font id="xahif"><nobr id="xahif"></nobr></font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